相關連結:
http://www.secbeauty.net

http://www.seclife.net

http://www.sechome.net

 

相關:
誰將掌控中國的金融?

■近來,中國金融業向外資出售股權宛如一場招商引資的大躍進。有關方面將金融企業引入外資(或曰戰略投資者)、境外上市作為改善金融企業治理結構、提高金融企業經營管理水平的法寶。但是,其代價和後果值得仔細研究。

■金融企業過度引入外資,容易造成中國經濟控制權的丟失,危及國家金融安全;金融企業過度引入外資,也意味著中國財富滾滾外流;而建立一個完善的法人法理結構,需要有一個過程,需要金融機構管理制度的創新,絕對不是外資參股之後就能夠形成的。

■在現階段,我們需要警惕並放棄一切旨在使中國經濟殖民化、拉美化的理論和政策,需要全民特別是掌控大量經濟資源的領導幹部樹立起經濟主權意識。避免各級政府和部門以完善企業治理結構為名,通過鼓勵外資參股控股金融企業的製度和規定,為外資進入中國內地進行人民幣升值套利提供便利。

■在金融領域對外開放過程中,需要把外資引進來戰略和內資走出去戰略有機地結合起來。中國本土資金走出去比外資引進來難度大得多,我們必須改變目前這種不平等、不對等的開放策略。

■應發展本土的投資銀行。國內大公司、大銀行的重組與合資,鼓勵使用本土的智囊團。

■中國的金融企業可以通過所有權保持國有、管理權民營化的方式,以低成本的代價,建立起金融產業的治理結構。四大國有銀行和其他未被外資控股的金融企業應該採取這一改革模式。

日前,尚福林在與美國財長斯諾對話時表示,中國在資本市場對外開放方面遵循積極穩妥、循序漸進,兼收並蓄、完善製度和公平競爭、平等互利三原則,引起市場高度關注。近來,外資爭奪中國金融企業股權的消息不絕於耳,如美洲銀行出資25億美元入股中國建設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等和淡馬錫分別出資31億美元各購得中國銀行10%的股份、高盛集團和安聯保險等出資30億元美元購得中國工商銀行10%的股份、德意志銀行出資1.1億美元入股華夏銀行、凱雷投資集團等出資4億美元收購太平人壽25%的股權並有權增持到49 %、施羅德投資管理公司與交通銀行合資成立交銀施羅德基金管理公司……,中國金融業向外資出售股權宛如一場招商引資的大躍進。

在金融業競賣股權、私募融資的同時,海外上市也成為超女選秀般的時尚。發行人比拼的不是發行價格和市盈率,而是賤賣股份所帶來的認購倍數,如中國人壽和交通銀行。交通銀行僅以每股2.5港元的價格在香港證券交易所發行上市。在排隊海外上市的隊伍中,還有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民生銀行等等。

有關方面將金融企業引入外資(或曰戰略投資者)、境外上市當作改善金融企業治理結構、提高金融企業經營管理水平的法寶。但是,其代價和後果值得仔細研究。

一、金融企業過度引入外資,容易造成中國經濟控制權的丟失,危及國家金融安全

國外資本(外資)入股中國金融企業,除了追逐利潤這一資本的本質特性外,其更長遠的目標是要控制中國的金融企業和金融產業,最終達到影響中國經濟的目的,從而瓜分中國的經濟資源及其所創造的財富。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金融和國防是衡量一個國家是否強大的標誌。因為在國際分工已十分發達的現代世界中,許多需求都可以通過交換或貿易得以滿足,但惟有金融和國防是花錢也買不來的。金融是配置社會資源的最重要的手段,通過配置資源引導各種生產要素,重新塑造經濟乃至社會格局。在當今世界,誰有發達的金融市場,誰有強大的金融產業,誰就成為世界金融中心,也就成為社會經濟舞台上的主角。美國之所以成為世界強國,除了它的國防實力外,還因為它掌握著全球最主要的金融市場,它的金融業,無論是商業銀行還是投資銀行,在全球都是最有競爭力的。

在金融猶如國防的情況下,我們還在大量廉價地出讓金融企業(賣股份或合資),有些部門還規定商業銀行改革必須引入境外戰略投資者,成立基金管理公司必須與境外戰略投資者合資,等等。這樣突擊式地在金融領域招商引資,我國金融企業的股份將有一半以上被外資廉價獲得,從而使我國的金融業掌控在外資之手,也就是說我國的經濟命脈掌握在外資的掌心。這難道是發達國家的金融現代化之路嗎?

各國或地區本土資本的產業升級之路總是沿著第一產業升級到第二產業,從第二產業升級到以金融服務業為核心的第三產業。這也是中國民族資本升級的必然路徑。如果第三產業中的各個行業特別是金融服務業(如銀行、保險、證券、信託、租賃、基金管理等)被外資完成佈局並掌控,國內的或地區內的產業資本將無法向金融領域升級,國內​​或地區內資本的產業升級將會碰到無形的玻璃頂。以我國台灣地區人壽保險市場的開放過程為例,台灣在1962年-1963年給本土企業頒發了8張壽險執照,然後停發執照,一直到1986年迫於美國的壓力開始小幅度對外開放,而且僅僅對美國投資者開放,直到1993年最後一批壽險執照才對外資完全開放。歷時30年的呵護,此時,台灣的國泰人壽和新光人壽已經佔據了壽險市場的主要份額。通過購買壽險公司的股票,台灣百姓也分享到壽險市場成長所帶來的成果,並提高了本土居民的購買力,擴大了島內內需。

正因為金融的重要,外國政府總是千方百計地對他國金融資本進入設置障礙。試問中國的金融企業能輕易地在西方發達國家設立分支機構或廉價獲得他們金融企業的股份嗎?中國建設銀行在紐約和倫敦已設了十多年的代表處了,至今還不能升格為分行。並不富裕的中國人民把數以百億的利潤通過中石油、中石化等公司的股權出賣貢獻給了美國巴菲特等投資者,而美國國會並沒有同意把尤尼科以185億美元的高價賣給中海油。這樣的事例說明了什麼?中國金融企業是否會步中國汽車業的後塵?

根據外資金融機構常用的策略,可以模擬出他們在中國攻城略地的基本路線圖:第一步,小比例參股,進入董事會,了解被投資企業情況,同時了解和掌握所在行業趨勢和市場狀況;第二步,通過增資或收購等途徑,把持股比例提高到離控股國內金融企業僅有一步之遙的某個臨界點(或直接控股);第三步,通過外資所在國的政府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借助中國經濟的上升週期,迫使人民幣進一步升值,使外資機構所持有的人民幣資產(中國金融企業股權)升值;第四步,人民幣持續升值導致出口逐步下降,而國內需求因財富外流卻難以提高,最後導致宏觀經濟環境逐步惡化;第五步,在中國宏觀經濟環境逐步走向惡化的過程中,人民幣匯率已經處於高位。此時,外資機構通過政府組織和其他手段要求中國開放資本賬戶,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第六步,在人民幣可自由兌換的情況下,伴隨中國經濟增長周期一路持有的股權不僅分紅豐厚、而且得到股份增值和人民幣升值帶來的雙重收益,他們通過金融企業上市減持股份,並把投資和利潤兌換成為外匯撤離中國。第七步,當這種撤離行動變成一種一致行動時,人民幣不得不大幅度貶值,從而引發金融危機。第八步,利用金融危機和人民幣貶值之際,境外機構通過外匯回流再兌換成人民幣,並進一步增持或收購中國金融機構股份,達到控股目的,完成對中國金融業的進一步控制。經過一系列的有序進攻,大部分中資金融企業變成外資金融機構在華的分支機構。

而中國經濟的最後圖景將會是:外資金融機構像血管一樣深入到中國各個產業的肌體之中,利用金融資本控制中國產業資本,並參與社會財富的分配和轉移;中國的銀行等大型金融機構的董事會裡都有國外的金融機構的代表或董事,國內企業比如中國石油的任何國際併購活動都可能通過銀行的渠道透露到國際市場或競爭對手一方,中國企業的一舉一動都處在國際競爭對手的監控之下;外資機構還將其全球金融市場上的金融風險通過關聯交易和衍生工具轉移到其控股的中國金融企業之中,從而達到國際金融資本在​​中國開疆拓土的最終目的:轉移風險,收穫利潤,掌控經濟命脈,影響政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