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光華管理學院主辦,北大光華MBA聯合會負責承辦的第八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於2006年元月7日舉行。本次論壇的主題是“自主創新與可持續發展”。新浪財經對本次論壇進行全程圖文直播。以下為分論壇“銀行業改革與金融創新”中建設銀行董事長郭樹清的精彩觀點:

我的經驗其實很短了,只有五年的時間,在此之前我對金融業關心比大家早得多,開始的時候我就有一點納悶,大家對於銀行的事情,對金融的事情這麼關心,說明大家願意向錢看,後來發現好像也不是,從道理講金融業是現代經濟的核心,大家關心或者特別關心是可以理解的。

首先,銀行改革和金融安全確實有關係,這個問題大家提得很高,我覺得也是有道理的,為什麼這樣說呢,銀行改革必要性和緊迫性我認為主要來自於兩個方面,一是因為資源配置效率是比較低下的,特別是跟發達國家比,和我們自己的改革開放以來情況比,效率是下來的,表現經濟增長越來越依賴於資本投入,所以要進行改革。第二個問題,金融體制隱藏著巨大的風險。大家可能記得,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那個時候,當時比較來看,國內容易發生危機的領域,銀行體系、資本市場、對外債務、國際收支、貨幣比較來看,主要是銀行體系。其它領域的問題不那麼突出。

銀行體系應該說有非常嚴重的問題,銀行的脆弱性表現在這麼幾個方面,國有銀行不良資產率達到30%左右,這在國際上也是很罕見的。風險內控形同虛設,有的分行達到90%,貸出來的錢都打了水漂的,銀行體係是非常脆弱的。有外國專家說,中國的金融體系全面危機之間,只差一根導火索,30%的不良率,發生金融危機肯定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這個背景下,我們進行了銀行的改革,到現在為止,銀行改革取得了階段性的成就和成果,表現為資產質量是顯著好轉的,經濟效益大幅度的提升,更重要的是,從金融安全的角度來說,銀行的系統性風險得以化解,在現在這個時刻,我們比較踏實坐在這裡跟大家說,我們不會再出現銀行系統的問題,也可以說,一個巨型的炸彈被拆除了引擎。

銀行改革最主要的目的,從今天討論的角度來說,化解系統性的風險。因此,也是為什麼黨中央國務院確定銀行改革的時候,這是背水一戰,改革的複雜性,緊迫性、艱鉅性,而且是不容迴避的,不容拖延的,這也是解釋了為什麼花費巨大國家資源。實際上我們兩次注資、兩次剝離,算總帳應該是在兩萬多億,將近三萬億經濟的資源、國家資源。

第二,現階段中國改革面臨主要的金融風險?兩個方面,一是內部,二是外部。對內部和外部兩種風險都必須高度警惕,從內部來說,國內金融體係依然是較為薄弱,為什麼比較薄弱呢?金融是一個戰略性的產業是不錯的,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是弱勢的戰略性行業。表現在這樣幾個方面,一是自身的生存、發展能力不強,無論是銀行、證券、保險都是這樣的,市場也是這樣的。第二,社會信用體系缺失,由於長期計劃經濟、行政命令和政策導向,包括生活的習慣,經濟運行的慣性,社會信用體系,雖然個人比較好的,但是一涉及到和銀行打交道就不是那麼回事的。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除了國有企業、鄉鎮企業以外,欠銀行的錢還得不積極以外,我也很想不通的就是我們大學生

助學貸款還得也很不好,這個貸款應該發展的,應該多貸,但是大概平均20%的違約率,我只是說明社會信用體系缺失的問題。
第三,政策振盪影響。經濟運行還依賴行政直接的控制,突然一個項目上突然一個項目下,銀行的錢就這麼打水漂了,陷入一個困難的境界。

第四,市場結構極不合理。最突出的就是建立資金的比重,最近幾年銀行融資比重占到90%以上,不出風險是很不正常的,風險是很大的。

對內部和外部兩種風險都必須高度警惕,外部有沒有風險?首先是銀行帳戶的問題。經濟帳戶不平衡,順差是正常的,越多順差越好,其實當然不是這樣的,順差和逆差都是一樣的,大了也是一個問題,帶來一系列的經濟金融的問題。資本帳戶不平衡。也帶來

匯率兩難處境。內部外部兩種風險都保持警惕,而且兩種作用交互作用。最突出的就是國際收支持續巨額順差,人民幣基礎貨幣無限制擴張,因為中央人民銀行拿基礎貨幣購買外匯儲備,國民經濟總量和結構上造成很多的消極後果,兩種風險怎樣發生作用呢?將來在哪個環節上帶來新的危機或者是危機的威脅?我們還不能做簡單的結論,但是我可以肯定一點,恐怕要把這些問題估計得嚴重一些,考慮得多一些,渠道和途徑也應該可能也會有新的途徑和渠道。
正確看待主權風險。有的人說是國家安全,有的作者形容為國防或者是第二國防,這個比喻在一定意義上是對的,但是不能等同於國防。主權形態主要是三個方面,主權信用風險、主權貨幣風險、主權政治風險。

第三,建立強大的金融體系決定著

中國經濟的未來。從中國經濟持續角度來講,資源和環境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金融體係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必須堅定金融改革的目標和信心。主要的不安全因素還是在內部,過去我們講內因、外因,主要還是看內因,包括經濟自身深層次的矛盾,不是靠其它國家幫你解決的,還是靠自己解決的,也不是說和別的國家打交道解決的,還是靠制度解決。
國有銀行改革上市不是唯一的出路,像我們這麼大的國有銀行,不搞股份制,不搞現代企業製度,不上市,許多問題是解決不了的,上市以後並不是說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創造了有利的條件,上市以後開始一個新的起點,也是建立現代金融體系萬里長征邁出了新的一步。

郭樹清:銀行改革要警惕內外風險注意金融安全
標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